南巷谣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多人运动下,酿蜜的读音,南巷谣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林蔚言是真的觉得好恶心,他气的发抖,无法忍受任何一个人碰他。

他以前是真的能玩,因为无所谓,所以谁都可以,现在是真的不可以,他有阿生了,就只能有阿生。

他屈辱极了,瞪大漂亮的大眼睛去看杜浮生,眼睛里一层水汪汪的泪蒙在上面,看着就可怜。

杜浮生也在看他,却又不像看他,林蔚言喊不出来,他的嘴巴被人用拳头堵住了,拳头在他嘴里搅动着,弄得他下颚疼,牙根发酸。

男人搅得拳头亮晶晶的,就抽出手来,把粗大的阴茎塞进了他的嘴巴里。

他恨不得一口咬下去,但牙根发酸,又被腥臭的肉棒堵住了喉咙,旺盛的毛发堵住了他的鼻子,他几乎窒息了。

男人跨坐在他的脸上,他不是个爱运动的,力气也不大,他慢慢的没有挣扎,只是尤自厌恶着,他不明白他的阿生为什么这样对他。

男人们在他身上发泄,他是阴暗处的人最想睡的男人,他在床上的表现从没有让人失望过。

他是当之无愧的尤物。

男人们抚弄着他沉睡的性器,秀气的小家伙怎么也立不起来。

“不会是不行了吧……”寸头男人嘀咕着,尤物之所以是尤物,就是因为够浪,林蔚言如果不行了,这乐趣就会少了好多。

他看着林蔚言,粗大的紫色阳物在后穴里浅浅抽插,他想,像在玩死人。

他和周围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一个偏瘦的瘦子站了起来,离开房间又很快回来,回来时手里拿了个小瓶子。

瘦子对杜浮生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,杜浮生举了举杯,也笑了一下。

林蔚言的眼睛一直在看杜浮生,自然没有错过这一幕,让他心凉的是,这些人丝毫不避讳杜浮生,在他们眼里,杜浮生和他们是同一种人。

林蔚言手指在轻轻颤抖,几乎想要咬断嘴的东西,可是下巴被死死掐着,牙关无力。

杜浮生和在群渣滓不一样,杜浮生是他的光啊……

“呼…”林蔚言重重地呼吸,小瓶子上印了一个外国女人的剪影,影子有一种粗俗的暧昧,暧昧得像一个梦。

冰凉滑腻的膏体抹他身上,又被他身上的热气融化,化为了液体,慢慢的渗透到他的皮肤里去,他全身的皮肤泛起了血色,漂亮可口,男人们谓叹着,又出伸手。

林蔚言抖一被触摸,就软了身子,他微微咬住下唇,漂亮的眼尾上是情欲的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不是大佬

蹲在墙种兔子

肉沫横飞(总攻/双性/大肚)

胖子秀秀

愿石

alphamonster

帝国奴隶养殖场(多攻一受,总受【?】)

白日溺水

周家女婿(双性,NP)

忌者

【总攻】色欲

克莉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