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1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譬如当下,领头士兵都把回话说完了, 低着头等岑妄的下一道指令,可岑妄依旧毫无动静, 直到领头士兵脖子低酸了, 心里直疑惑方才回话是否有不妥之处, 故而小心翼翼抬眼观察岑妄的神色时,岑妄方才慢吞吞地问了句。

“平安送到了吗?”

领头士兵:“平安送到了的。”

岑妄的视线就凝了瞬, 落在领头士兵身上的目光多了几分眷恋, 但很快, 几乎是强制般的, 他僵硬地把脖子扭了过去,看着窗台, 可其实目光所见尽是空荡, 一点景物都进不了他的眼。

岑妄轻声的,仿若叹息地道:“平安抵达就好。”

下剩的竟然是不打算再问了,领头士兵还预备了满腹的话去回答岑妄的问题, 诸如桑萝想在哪儿落脚, 之后要做什么营生等等, 想想都该是岑妄会关心的, 因此领头士兵变着法子跟桑萝打听,又仔细地记在心里。

可是岑妄却不打算问了。

他满腹狐疑,只是做下属的不该胡乱猜测上官的命令,因此见岑妄挥手让他退下,他便也退下了。

独留岑妄坐在桑萝常常看书,做针线的小案上,慢慢地把神色沉寂了下去,像极了黄昏落日,余晖渐渐在老屋里收尽。

岑妄确实不打算过问桑萝的一切了,她奔赴了新的生活,彻底把他抛下了。岑妄愿意用一生去怀念她,去记住她这个人,去记住年少这段刻骨铭心的情,但不代表岑妄愿意时不时让钝刀子再割自己一下,割得害怕,恐惧,又贪恋不止,像是吃了五石散一样,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。

如果他只是一个富贵闲散人,他当然可以这样做,只是他不仅是岑妄,还是燕王的儿子,是需要扛起镇守北境大旗的下一任长官。

所以要振作起来。

岑妄这般想着,手指却慢慢地从眼前的小案几上抚过去,他想到桑萝有时候学看账时累了,就会趴在这上头小憩一下,他也不自觉地慢慢地趴了下来。

桑萝爱坐在右侧,此时他却在左侧趴着,好像是两人对趴着,脑袋对着拱,还能时不时贴上

一贴,说回悄悄话。

他这样想着,便悄悄地笑了。

他笑着笑着,金乌就真的渐渐西沉了,余晖慢慢地在这件清寂寥落的屋子里收尽了。

王妃近来在清点行李,原本他们千里迢迢从锦端来上京,一是为探亲述职,二是为婚事,谁料最后好好的一桩婚事最后结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

夏日的一抹蓝发

清穿之在四爷后院的摆烂日常

舜月

自我拘束的大魔导师(全)

甲虫123

原神,当恶木护法来到提瓦特

草神纳西妲YYDS

致力想要守护的世界

朝雾光

傀儡(兄妹骨科)

Yumoon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