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39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其中一个丫鬟问道:“那世子爷,我们该如何演?”

岑妄想了又想,方才迟疑地问道:“你们会弹乐器吗?”

这边桑萝辞别王妃后便回去盘点嫁妆了,她先把地契之类的找出来,那些铺子庄子都很好,但没办法,她是死遁,留了这些不动产在那儿,对于想要找到她的人来说,相当于她主动撒下了诱捕自己的饵,因此无论如何,桑萝都只能忍痛割爱,把它们卖掉。

至于一些金银细软,她预备这些日子都拿去卖了,换成银票,然后再把银票缝进衣料里,如此做到不露富,她路上才能安全些。

一切都盘算妥当,桑萝也把地契给王妃送去了,两人挑了回王妃要的铺子,王妃当场拿了银票给桑萝,桑萝心满意足地揣着银票回了院子后,突然发现,原本还算静谧的院子里吵闹不堪,不知怎么,多了鼓与筝的声音。

若是好好演奏便也罢了,就当听个乐曲陶冶情cao,偏这鼓与这筝都奏得一塌糊涂,毫无韵律音调可言,仿佛只是为了听个响而已。

桑萝有些听不下去,叫来一个小丫鬟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那小丫鬟道:“世子爷叫人取来给两位姐姐弹奏的。”

岑妄说是要纳妾,可并没有给那两个丫鬟名分,因此小丫鬟叫她们依然叫姐姐。

桑萝听说就不管了,情趣嘛,她管了只会是煞风景,既然如此又何必多管闲事呢。

因此她回了屋子,只吩咐唤月晚间关好门窗,做好隔音准备。

而岑妄那屋子的门一直都被拉开了条缝,岑妄便是躲在那缝后,偷偷观察着桑萝从进院子到

回屋后的所有神情与态度,至此,他终于确定,桑萝并不存在任何口是心非的可能,她毫不在意他纳妾与否。

岑妄有些颓然地合上门,与此同时,心头泛出的苦涩情绪告诉岑妄,原来人在被同一个噩耗接二连三地打击后,仍然无法做到自我开解与大度的不在意。

相反,他在意得要命。

他垂头丧气站了几分钟,猛地又打开门,那两个丫鬟忙起身道:“世子爷。”

岑妄道:“你们接着奏乐,无所谓乐曲,只需弄出声音来,如此,阿萝才能相信你们一夜都在忙着摆弄乐曲,并未与我发生什么。”

两个丫鬟彼此对视了眼,深深叹了口气,但也只得应下,道:“是。”

岑妄走到院子里,此时桑萝的屋子还亮着灯,可是再过会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

夏日的一抹蓝发

清穿之在四爷后院的摆烂日常

舜月

自我拘束的大魔导师(全)

甲虫123

原神,当恶木护法来到提瓦特

草神纳西妲YYDS

致力想要守护的世界

朝雾光

傀儡(兄妹骨科)

Yumoon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