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50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岑妄盯着她小心翼翼道:“据你所说,林深能问出‘怎么会赢’这样的话,想来他有锦端必输的理由,以我的经验看去,必然是因为他设法给大阿通了气,设下埋伏要将剩余锦端精锐一网打尽,而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打了胜仗,只有一种可能,我查出来他的底细了,并且我选择了将计就计。”

这是最完美的解释,宁萝根本无法反驳。

岑妄又道:“当然,我知道这不是我没有让你和叶唐和离,还放任他回来欺负你的理由,这我要与你道歉。”

宁萝五味杂陈道:“这你无需与我道歉,我能理解你的做法。你当时已经查明了林深的身份,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嫁给他,只是当时我们之间的感情甚笃,你我之间偏又水火不容,你没法给我一个不嫁给他的理由,你也不觉得有自信你可以说服我。”

宁萝也能猜到岑妄当时很艰难,锦端士气锐减,而大阿又想乘胜追击,岑妄已经到了非胜不可的地步了。他难道不恨林深吗?林深杀了岑妄的亲生父亲,戕害了将士,是大阿的走狗,依着岑妄的性子,恐怕恨不得亲手活剐了林深。

可是恨成那样,岑妄都没有动林深,是因为他还需要利用林深,所以他忍耐了下来。

在那样的时候,岑妄还能想到搭宁萝一把手已经是很不容易了,尽管他在男女之事上向来水平稳定,可以说是烂到能把一切都搞砸的地步。

但宁萝都能理解,今生也是她先开了口,岑妄才犹犹豫豫把林深的事告诉她,按照上辈子的情况,他恐怕更不敢,也赌不起,因此选择了沉默。

但其实说起来,不能和叶唐和离这件事,至少对当时的宁萝来说,除了无法和林深在一起以及偶尔会被叶唐的姘头阴阳怪气外,也算不得痛苦。

当然,这样的前提是在她得知道真相,否则光是林深一件,就能让她记恨着岑妄。

因此宁萝苦笑道:“若我当时知道了就好了。”

若她当时知道了这背后的一切缘由,她自然就不会觉得她这辈子都无法逃脱出叶唐这个牢笼,进而痛苦与苦闷堆积起来,让她觉得人生彻底无望。

其实若非被逼到绝境,那根最后的稻草真的压了下来,她又怎会杀人呢?

后来她被押到菜市去时,还听到人在议论她,说不相信这样清秀的姑娘真的会动手杀人——为了稳定军心,等着新将领接管锦端,直到宁萝死了,岑妄被杀的消息都没有传出去,因此大家讨论的都只是一桩杀夫案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

夏日的一抹蓝发

清穿之在四爷后院的摆烂日常

舜月

自我拘束的大魔导师(全)

甲虫123

原神,当恶木护法来到提瓦特

草神纳西妲YYDS

致力想要守护的世界

朝雾光

傀儡(兄妹骨科)

Yumoon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