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9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但没办法,锦端的老百姓就是要如此想,可想而知,当时的岑妄顶着多大的压力。

所以当岑妄

宁萝被推了那两步还没有站稳脚跟, 肩膀又被人接二连三地撞了去,纵然未睁开眼,宁萝也知道是有人挤开她径自往她屋里去了。

她忙用袖子擦去黏在眼皮上的鸡蛋液, 睁眼一瞧,就见三四个男人已经不打一声入了屋,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了, 宁萝刚要喝止他们, 先前那妇人忽然又用头锥撞她,继而双手一摊, 双脚一蹬,坐在地上哭喊了起来。

“我那可怜的当家, 平日我便说他做事太过勤勉不好, 他不听, 现在可好了,给黑心的雇主干活, 倒是把命都直接干没了, 你这一走, 让我们孤儿寡母的该如何活下去?”

她一阵哭一阵骂的, 倒是吸引了许多人过来瞧热闹,宁萝瞧着那些围过来的人群, 忽然有了些怯意。

她并非是心虚, 只是此时此景,很容易叫她想起上一世是被叶唐揪着在巷子里的时候的模样,彼时周围也是围了一圈这样一群看热闹的人, 他们用最不负责任的语言造谣她, 也用最苛刻的要求责骂她, 都说人言可以众口铄金、积毁销骨, 宁萝感受过那样的滋味,她当真觉得千夫所指之下她何止是百口莫辩,那挺直的脊梁骨都快要被说断了。

因此当一双双眼睛流露出好奇兴奋的目光向她望过来时,那巨大的阴影又再次向宁萝笼罩了过来,慢慢的,在她的眼里,向她靠近的不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,而只是一张张浮在黑暗中的血盆大口。

她的心脏瑟缩了下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这一退,倒是让那妇人哭得更起劲了:“当家的,你看看你跟了个什么样的雇主,你为她做事因此丢了命,她还不愿负责,想要脚底抹油开溜掉,这世界上怎么有这等黑心肝的人啊!”

“我没有,”宁萝给自己解释,但她的声音比之于妇人高亢的声响,是显得那般无力,“我若是不愿负责,也不至于昨晚整整寻了一夜,今日也去报了官了,你们且耐心等等,或许马上就可以寻到了人。”

“若是寻不到呢?”妇人两眼一睁,“我们孤儿寡母的,该怎么过活?何况那可是一条人命!你要负责,你该如何负责,说句难听的话,此时就是你死在我面前,我当家的也回不来了,你这句‘会负责’说得也未免过于轻飘飘了吧?”

宁萝被她说得哑口无言,她只能道:“你提个章程,若是我能办到的,我自然会办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寻仙路漫漫

我是小小风

徒弟在外奋斗,我在靠山宗养老

吃焦糖的麻薯

第二次青春

夭夭

原神之傲娇散散别太爱

虞长宁

修仙,我的空间可升级

鱿鱼是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