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7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因此下属尽心搜寻,查给岑妄的也只是乞儿人生中的只言片语,没有上文,更不会有下文,似乎连日来的辛苦都只是几张废纸而已。

眨眼间就到了宁萝与林深大喜的日子,岑妄深深地记得那个日子,因此他特意留在了军营里处理公务,哪儿都不想去,就连军账都不愿踏出一步,就怕听到有人在和林深祝贺道喜。

到了夜间,下属端来饭菜,数不清是第几次催岑妄用晚膳了,他才第一次从案桌上抬起头来,放下笔,盯着烛火瞧,忽而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下属回答:“已是戌时。”

戌时啊。

想必已经是酒阑灯灺,洞房花烛时。

岑妄的心蓦然揪疼,他拿手掌在胸口一捂,好像这样就能安抚住它一样,可是岑妄知道不能。

下属见岑妄忽然如此,当他是突然害病,忙要找军医,岑妄闭目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
下属犹豫:“那这晚膳……”

“不吃了。”岑妄道。

下属掀开帘子退出去后,帐子里又安静了下来。

岑妄无力地坐着。

他成过亲,知道婚礼是个什么样的流程,也知道在那天新婚夫妇会受到怎样的祝福。那些在他从前觉得不耐烦,充满功利性的祝贺词,此时却成了割他心头肉的刀。

他比上辈子更明白婚姻是什么,因此也比上辈子更心头,只是那泪水却无论如何都流不出来了,他只是眼眶干涩地坐着,看着那一跳一跳的烛火,想到了自己婚房中被宁萝毫不犹豫吹灭的龙凤喜烛。

其实也是等到了后来宁萝离开,岑妄有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新婚夜的龙凤喜烛是不能吹灭的,最后能燃一整个晚上,如果真的燃了一整个晚上,那就是可以白首的喜兆,反之,就是凶兆。

但宁萝那晚,为了能安稳入睡,毫不犹豫地吹灭了喜烛。

其实在知道宁萝并不喜欢他时,这些举动并不奇怪,可不喜欢的伤害并不只来源于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而是各种细节迭加出来的冷漠与不在意。

就如同你会觉得冬天很冷,可冬天有多冷,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清楚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说出雪花落入脖颈是怎样让人一个哆嗦,河水是怎么冷到刺骨,人们的手脚是怎么无论用尽什么办法都没办法暖起来。只有这些细节才能撑起冬天的寒冷,也只有那些细节才能让岑妄一遍遍重复宁萝的不爱带来的伤害。

也直到此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

夏日的一抹蓝发

清穿之在四爷后院的摆烂日常

舜月

自我拘束的大魔导师(全)

甲虫123

原神,当恶木护法来到提瓦特

草神纳西妲YYDS

致力想要守护的世界

朝雾光

傀儡(兄妹骨科)

Yumoon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