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9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因为桑萝落胎了。

她是随着叶唐住的,仆从自然只能住下房,下房都在一楼,原本她月份轻,胎都还没坐稳,叶唐自然不会让她出来干什么活,毕竟他可需要一个能为他养老送终的孩子了。

但桑萝就是出来了,还是在夜里,叶唐睡得正沉的时候。

她不仅出来了,还去了本不用去的二楼,然后莫名其妙地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一级级台阶上都是刺眼的鲜血。

岑妄听到动静就立刻从房里出来,然后他就停住了,不是不想行动,而是脚开始发软了,他望了又望,不敢信躺在血泊里,疼得汗流满脸,紧紧闭着眼,把唇咬破都没叫出一声的人会是桑萝。

桑萝滚下去的动静很大,惊得二楼三楼的房客都披衣点灯出来查看,王妃也出来了,岑妄方才如梦初醒,对王妃道:“那是桑叔叔的女儿。”

王妃道:“桑萝?这么多血,遭罪啊,赶紧抱进她房里去,请个大夫。”

她说完,立刻有仆从各自执行命令,岑妄道:“不,别去她房里,她夫君……”

岑妄有些语挫,索性不说,直接蹬蹬下楼,把桑萝抱起来,对王妃道:“母亲,去你房间吧,你房间舒适些,就是辛苦你或许要和楚楚去睡一间房了”

“可以可以,救人要紧。”

岑妄没等她说完就抱着桑萝进了王妃房间,但很快,就被王妃带着丫鬟赶了出去,因为毕竟男女有别,岑妄在,王妃不好照顾桑萝。

岑妄只能在屋外等着。

还好大夫来得很快。

大夫来了,叶唐也终于被吵醒,迷迷糊糊地知道是自己的娘子滚下了台阶,吓得要命,连鞋都不穿就冲了进来。

“孩子呢?孩子没事吧?”

岑妄猛然抬眼看向他,原本还在吵吵嚷嚷‘孩子呢’的叶唐瞬间噤声,后背不知怎么出了层汗,岑妄冷声问道:“这时候你只关心孩子?”

叶唐脑海里清晰地滑过三个字来‘不然呢’,但他看着岑妄的神色,直觉这话是不能说的,说了就死物葬身之地了。

他那时候怎么敢挑衅岑妄的?

究竟是因为被传戴绿帽让他觉得很丢脸丧失了男人的尊严,因此气得连决斗的心都有了,还是因为那时候岑妄的脚步漂浮,身子也晃晃荡荡的,看上去似乎能被一拳打倒在地,好欺负到根本就不会让人联想到他的身份地位?

叶唐记不清了,只是唯唯诺诺地在旁站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

夏日的一抹蓝发

清穿之在四爷后院的摆烂日常

舜月

自我拘束的大魔导师(全)

甲虫123

原神,当恶木护法来到提瓦特

草神纳西妲YYDS

致力想要守护的世界

朝雾光

傀儡(兄妹骨科)

Yumoon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