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5,她死后暴君一夜白头,相吾,寂寞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徐氏还强撑着道:“什么嫁妆?你母亲根本没有留下多少嫁妆,何况养你不要花钱啊?”

桑萝淡声道:“家母究竟留下了多少嫁妆,有嫁妆单子为证,母亲还是不要诓我比较好。要说养我的银子,我也不介意和母亲算算养我这十四年,母亲究竟花够百两银子了没?父亲年年都有家用送来,若是连这百两银子都还要去家母的嫁妆里支用,恕我直言,那也该查查府上的账了。”

徐氏下意识瞥了眼那张嫁妆单子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嫁妆单子,可分明原本在我手里,当时姐姐留下的东西移到我手里时,我还造册清点过,与嫁妆单子对比,是分毫不差的。”

她叫来自己的丫鬟:“你去我的妆奁盒子最底层,把那本薄薄的帐本拿来,里面有夹带的几页纸,你取来时小心点,一张都不能丢。”

徐氏吩咐完,便已经能有足够的底气看着桑萝了。

她不是个作戏不认真的人,从意图侵占嫁妆时,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。

桑萝手里有泛黄的看似不能造假的嫁妆单子,徐氏也手里也有,到时真假单子放在一起,从前的老人又一个都不在,看谁能给桑萝还清白。

那丫鬟把帐本捧上来了,徐氏请桑萝过目,道:“姐姐拢共留下的东西都在这儿了,一样都没少,不过做生意有亏有盈是正常的,姐姐手里的几间铺子连年赔钱,我便做主卖了,买了几块地另外补上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桑萝粗略一扫,少了一半有欲不说,所谓买地补上,买的也只是几亩盐碱地,这么多年了,也不见有庄稼收成。

她抬眼看向徐氏。

徐氏道:“我知你出阁在家,希望自己嫁妆能丰厚些,没关系,到底是母女一场,我可以添些给你,只是莫要再拿那假的嫁妆单子来骗人了。”

桑萝把那帐本给了唤月收好,道:“那一切都让父亲来做主吧。”

她很快便出了院子,速度快到平姨娘都始料未及。

平姨娘原先还以为桑至没回家几天,这个继女就能把继母给斗大,是有些本事的,因此才愿意借势陪她走趟,谁承想,桑萝除却一张嫁妆单子,什么都没有,这如何能赢?

但桑萝日后一来不会与桑祺抢家产,二来她高嫁,婚事对桑祺有助益,三来平姨娘也乐见徐氏倒霉,因此还是愿意多提点桑萝两句道:“你想让老爷出面做主,恐怕是难的。”

这话说得有些委婉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寻仙路漫漫

我是小小风

徒弟在外奋斗,我在靠山宗养老

吃焦糖的麻薯

第二次青春

夭夭

原神之傲娇散散别太爱

虞长宁

修仙,我的空间可升级

鱿鱼是鱼